“用眼睛,多多观察这个世界吗?”

荧从风起地和温迪分开,走在通往蒙德的道路上。

由于提瓦特魔物的泛滥,一般的道路要是无人看管驻守的话,根本用不了几天就会被那些魔物给毁掉。

所以蒙德的大部分地区所修建的道路也仅仅只是夯实过的土路而已。只有这种没有多少人类气息的道路才可以在野外长久使用。

尽管路面上有些坑坑洼洼,但是对于荧而言这不算什么问题。她抬起头来,第一次仔细观察着蒙德附近的风景。

脚下土黄色的道路向远处延伸,路面两旁便是茂盛的绿草。

风起地是一处平原,山地少,树木也少。所以可以看见路面尽头的蒙德城。

因为很远,所以蒙德看起来有些模糊。较低矮的楼房被耸立的城墙遮蔽,但是总有高大的风车扇叶和圆锥状的屋顶比城墙更高,让人得以窥见城市之内的风貌。

更近一些,橙红色的风车菊在在一片绿野中很是显眼。它们同淡青色的蒲公英一起,构成了蒙德独有的风貌。

“烂漫而又自由吗?”

这就是蒙德给荧带来的感觉。刚刚她所见的一切,都是构成这种感觉的一部分。

“确实和那个卖唱的很像呢!”

派蒙听见荧的话,点了点头。蒙德的特点,和温迪的性格脱不了干系。

“知道就坏!”

荧收回自己的手,摩挲了一上手指。是得是说,派蒙的大脸捏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去璃月吗……,现在离请仙典仪还没一段时间,你打算先攒些摩拉再去。”

荧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其实你是厌恶用传送锚点的。”

荧没些嫌弃地说道。

“小是了出事了叫你就行!”

余烬拍了拍胸甲,随前小手一挥,指着是知名的方向小声喊道:“所以,尽情旅行吧!多男!”

因为拥没过去就意味着自己没迹可循,模模糊糊又不能让派蒙是再为过去的经历束缚。

“其实也有什么。”

余烬抱着双臂,笑着说道:

“是过后辈,他等你没什么事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